1 2 3 4 5
          MORE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現存僅見唯一署明永樂年佛畫將現春拍
          0
          發布時間:2017-05-08 瀏覽數:10958

            中國佛教文物藝術品近年來成為藏家們競相追捧的閃亮巨星,2014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一幅明永樂《紅閻摩敵刺繡唐卡》就以3.48億港元拍出,成為中國藝術品全球最高價。而今年最令藏家期待能再創新高價的直指澳門中濠典藏五月春拍的扛鼎之作,署有“大明永樂年施”的《三世佛六菩薩》佛畫像。撇開難以估量的商業價值,此畫像現世后旋即引起中國各大研究佛學領域的專家學者高度重視。

            永樂御制《三世佛六菩薩寶相》

            永樂御制紅閻摩敵刺繡唐卡,3.48億港元 2014年,香港佳士得秋拍

            北京故宮博物院佛教文物研究所所長羅文華研究員指出,明朝開國后中國進入新的繁榮期,其中又以永樂時期最具探索精神及活力,此幅永樂款《三世佛六菩薩》畫像就是反映這時期中國宗教、文化、藝術面貌的重要佐證,非常值得關注。羅文華說,這是目前所見明確帶“大明永樂年施”款以漢風為主的繪畫作品,而且中間主佛寶臺束腰下部有泥金楷書“大明永樂年施”,成為斷代的重要信息之一。羅文華認為,朱元璋去世后朱棣發動皇位之爭,與朱棣交好的朱橚遭到朝廷逮捕并流放到云南,后朱棣攻入南京登基為帝,朱橚才重獲自由。所以此畫的“大明永樂年施”款,某個層面可以臆想為朱棣以賜畫之實,來安撫其弟所遭受不幸的安慰,或者為表彰其兄弟情誼的象征?此外,根據羅文華的觀察“大明永樂年施”款多用于藏傳佛教法物上,通常采取由左向右的排列而非傳統漢字由右向左書寫。而這幅畫像不僅見到以此種款式題于漢傳佛畫上,還是傳統的由右向左字序,顯現極不尋常也頗為罕見的個例。

            首都博物館研究員黃春和認為,這幅明永樂四年由皇家御制、周王朱橚供奉的佛畫像,其尺幅之巨大、品級之高貴、風格之單獨特、繪制之精良、品相之完好,堪稱世間罕有。黃春和說,根據其內容與形式,可以明確判斷它是目前所知遺存于世唯一一幅帶有“大明永樂年施”的漢式風格佛畫像,也是第二幅(另一幅為明永樂十四年明成祖賜與西藏乃寧曲德寺活佛的栴檀佛畫像)有明確紀年的、又具有漢式風格特點的明代永樂時期宮廷佛畫像。佛畫下方有周王朱橚小楷書寫《妙法蓮華經。法師品》,末尾有朱橚及寫經時間的落款。黃春和指出這對研究明代周王朱橚崇佛及明代早期書法風格具有重要歷史和藝術價值,特別是這幅畫部分內容出自永樂皇帝的親弟朱橚,讓御制的佛畫像形成珠聯璧合,使整體的藝術價值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北京故宮研究員、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委員王家鵬表示,明代因佛教衰弱,擅長釋道畫畫家稀少,流傳至今以釋道為內容的明代著名畫作稀少,《三世佛六菩薩》藝術風格鮮明是明初佛教畫作難得一見的鴻篇巨制。王家鵬說,畫面中三尊主佛身著紅色袈裟,端坐六方須彌高臺圓蓮花座上。須彌座前佇立六位脇侍菩薩,面容豐潤安詳賢淑。整體畫面不留空白,空間處滿繪朵云、珠寶瓔珞紋飾,線條優美細膩表現出極高的裝飾藝術造詣,與民間寺院佛道水陸畫不可同日而語,明顯出自宮廷畫手師手筆,總體觀察是晉北遼金元藝術風格的延續。王家鵬指出,現存的永樂宮廷佛畫像中有幾幅為緙絲、刺綉,如著名的《永樂紅閻魔敵刺綉像》、《永樂勝樂烘金剛緙絲像》,其右上角均提“大明永樂年施”。至于絹本畫像目前所知只在西藏乃寧曲德寺珍藏者一幅明代永樂皇帝所賜的旃檀佛大畫像,漢文題款“大明皇帝御制旃檀佛像贊”,與三世佛畫像同為現存永樂絹本畫像,堪稱雙璧。此外,王家鵬認為此畫與其說是卷軸畫其實更近于壁畫,因為它未按卷軸畫的規矩留出天頭、地頭、上下隔水。這般特殊的裝裱形制,說明它的使用功能,不單作為藝術欣賞,而是禮敬的佛像,是可移動的殿堂壁畫。這在傳世的佛教繪畫中十分罕見,目前只在紫禁城皇家佛堂里還完好保存這種畫作形式。王家鵬說,此三世佛畫用絹本描繪壁畫,創造性的擴展卷軸畫的藝術表現力,兼具卷軸畫與壁畫兩種特質,這種特殊繪畫形制是明清宮廷佛堂壁畫的特點,具有很高的研究與收藏價值。

            中國藝術研究院教授金申分析,周王朱橚在永樂四年以虔誠佛教徒的信仰心,沐手敬書,完成了《妙法蓮華經》法師品的書寫,配飾在永樂帝敕賜的《三世佛六菩薩》寶相上。這幅佛畫寬217cm,高220cm尺幅巨大,繪制在皇家獨享的黃絹上,佛畫上有懸掛用的木骨撐,下方有懸垂用的畫軸,均為原裝舊裱。畫中如來儀態莊嚴,菩薩溫婉慈悲,色彩和諧飽滿,是幅極稀有的曠世佳品。

            金申說,畫面中主佛居于上方,自左至右依次為阿彌陀佛、釋迦牟尼佛和藥師佛,共同組成橫三世佛,三身坐佛上方有寶蓋高懸,主佛下方畫有脇侍菩薩各二身。中央主尊釋迦牟尼如來內穿僧祗支,外服袈裟,結跏趺坐在蓮花座上。蓮花座的壺門上飾有天福之面,在天福之面下方,自右向左以泥金楷書體寫“大明永樂年施”。明建國之初向西藏僧人贈送佛像時多使用此款,并已成為定制,明確說明本作品出自皇室。此外,三尊如來佛座的上部均繪有綠色琉璃瓦頂,在明清二代凡皇帝之物皆為黃色,綠色多用于親王府邸或皇家寺院,畫中的須彌座頂為綠色琉璃,與朱橚的身份相合。金申認為本作品來源清晰,由緒明確,朱橚更以文配畫,書寫了屬于自己的經典。

            沈陽故宮副院長、明清宮廷畫專家李理指出,《三世佛六菩薩》畫像不僅體現明代早期宮廷繪畫的典型特征,它也成為后世宮廷畫家乃至民間創作此類作品的臨仿摹本。特別的是畫上的“大明永樂年施”,其中的“施”字用得非常巧妙,既可以是朝廷亦或是永樂皇帝對他人的“施舍”和“賞賜”,更可以擴大為佛教中信眾的“布施”??梢姰斈暾茩嗾咭环矫嬲宫F大國豐裕的寬宏氣度,又暗合佛教廣予恩施的教義,直可說是宮廷佛畫在創作與實用之間的最高境界。

            此幅佛畫像會造成極大的關注,原因在于不僅是傳世610年的稀世珍品;也是目前遺存于世中僅存署有“大明永樂年施”的漢式風格佛畫像;更是對于研究和鑒別明代早期中原佛畫像藝術具有極為重要的參考價值。

          亚投官方首页登录